您好,歡迎訪問廣安市政協網站!
您的位置: 首頁  —  政協藝苑  —  好風光的山西
好風光的山西
好風光的山西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2014年10月30日 點擊數:

? ? ? ? “人說山西好風光,地肥水美五谷香,左手一指太行山, 右手一指是呂梁......”當飛機從青島飛臨山西上空,我們很自然地想起了這首經典名歌。
  飛機大約晚上十點左右降落太原機場,我們一行風塵仆仆住進旅館,旅途的疲勞很快讓人進入夢鄉。第二天一早,用完早餐,按照既定行程,任由大巴車在高速公路上向北疾駛,約3小時,就到了定襄縣城。定襄縣位于著名的忻州戰役發生地忻州東北,誕生了黨和國家領導人薄一波,也是執政山西近40年的閻錫山家鄉。
  閻錫山故居原屬五臺縣,由于解放后行政區劃調整,現位于定襄縣東北22公里處的河邊村。整個建筑群坐東向西,始建于1913年前后,歷14年完工。至1937年抗戰爆發前夕,先后建成了都督府、得一樓、上將軍府、二老太爺府、穿心院、東花園、西花園以及子明慈幼院等大小30多座院落,近千間房屋,現存27座院落,700余間房屋,總占地面積3.3萬余平方米。
  走近故居大門,一塊黑色的石碑立于門口右側,碑身從上至下刻有“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閻錫山舊居,山西省人民政府,一九八六年八月十八日公布,定襄縣人民政府立”。進入大門后,一塊磚砌屏風橫亙在眼前,正中是革命家、詩人和書法家李一氓題寫的“閻錫山故居”五個紅底黃字,在陽光照射下非常醒目。繞過屏風,是一個較小的四合院落,院門口又是一塊同樣大小的磚砌屏風,只不過上面的題字是孫文遵閻錫山囑寫的“博愛”,藍底黃字。
  屏風后,便是一個連一個大小不一的四合院落。這些院落氣勢恢宏堂皇、格局變幻詭奇,不僅是研究閻氏家族繁衍興衰的珍貴實物,也是閻錫山本人政治仕途升降沉浮的歷史遺跡。同時,它還以鮮明的民間民俗色彩和中西結合的建筑藝術風格顯示了獨特的文化價值與美學價值,一組組精湛絕倫的石雕、磚雕、木雕而使游人流連忘返,遍布主要建筑物下面的地道、地下室又將這座故居罩上了一層神奇面紗。尤其是以閻錫山居住小院為中心的地道,始建于1913年,由青石青磚砌成,通風安全,有東、西、北3條主要干線,長約10公里,設3個主要出口,東可入深山,西通火車站,北至五臺山西匯別墅,這些出口選址隱秘,四通八達,可保證房屋主人在危急情況下安全出逃,由此可以看出設計布局的良苦用心。為滿足戰時需要,還建有警衛室、電臺室、作戰室、彈藥庫、食品庫等軍事設施,被譽為“舊中國最大私家軍事地道”。
  故居分為上下兩院,前后為東西花園。東花園的建筑以中國傳統的宮殿式建筑為主,穿過假山就到了第一院,這里的地面全由鵝卵石和青磚砌成幾何圖案,對面是高大的二層樓。穿過過道是二院,二院的正廳是三間大房,供閻氏家族議事及會議使用。三院的宮殿式大樓高大宏偉,登樓可遠眺全村景致。在東花園以南緊貼二老爺府,有一座精巧的前后兩院相通相連的瓦房建筑,這就是赫赫有名的都督府。都督府后院的東北角,還有一處小院,院中聳立著閻府第二個高層建筑——得一樓。此樓前可通都督府,后部以地道與東花園二院相連。地道出口兩側刻有松、柏、梅、蘭,頂部雕刻卷軸式匾額,簇擁著“行得通”三個大字,額頭雕有一只倒掛的蝙蝠,寓意“福到了”。下有一只蜘蛛昂首向上,寓意“喜臨門”。兩者相合,寓意“福喜臨門”。當地人有走走“行得通”,便可路路通、事事通的講究。
  故居不僅建筑講究,墻壁上雕刻的閻錫山“家訓”和“箴言”更講究。據說,這些“家訓”和“箴言”都是閻錫山親自編寫、作序,以格言的形式刻在石柱上,教導他的家人、后代、族人如何做人、處事、交友、持家。比如,“以恕道處人、以忠道自處、以公道處世”,“管人須知識、能力、人格,均足以領導人,還能通人情、有方法、善言語、能勤勞,以指揮人,方能盡人之所長。”“處人不可以太不好的居心,猜人以傷情,人皆有善心,亦何至于太無心肝然,亦不可以太好的存心,不妨人以中傷人皆有惡心,亦何至于不能做出惡事。”這些話通俗易懂,是閻錫山治家處事為官的智慧結晶,雖有近百年歷史,現在仍發人深省,具有鮮活的現實意義。
  參觀出來,在附近小店午餐。小店雖然接待能力有限,但名氣不小,兩邊的對聯很吸引人:“曾待馮玉祥四菜一湯,昔迎蔣介石五盔四盤。”仔細打聽才知道,“五盔四盤”始于后漢前期宮廷之宴,為7人制宴席,歷經山西地方廚師代代研究改進,逐漸形成精工細作、烹調燉炒的特點,達到色香味美的地步,后來逐漸流行于民間的婚慶壽宴和貴客款待。1934年11月9日,蔣介石、宋美齡為籠絡剛剛與自己血戰中原、逼其下野,后又重返山西政壇的閻錫山,在邵力子陪同下,一行3人由南京抵山西定襄縣河邊村拜訪病中的閻老太爺。閻錫山以第二戰區司令長官的身份,于當天中午在閻府東花園宴請了3人,他們吃的就是“五盔四盤”。
  由于時間倉促,我們沒有機會品嘗“五盔四盤”,但從中領略了飲食文化與政治文化的完美結合,一頓“五盔四盤”,不僅讓蔣介石品嘗了山西獨具特色的地方小吃,還拉近了蔣、閻兩個政敵的距離。飯后,大巴車沿著河邊村東北方向行駛約2小時,就到了著名的五臺山景區。
  最早知道五臺山,是在中國四大古典名著之一的《水滸傳》,小說中花和尚魯智深在五臺山出家,并大鬧五臺山。故事雖屬虛構,但人們早已把魯智深和五臺山聯系在一起,五臺山也因為《水滸傳》而被國人熟知。五臺山位于山西省東北部忻州市五臺縣東北隅,由東西南北中五大高峰(東臺望海峰、西臺掛月峰、南臺錦繡峰、北臺葉斗峰、中臺翠巖峰)組成,據說代表文殊菩薩的五種智慧,因山頂無林木又平坦寬闊,猶如壘土之臺,故而得名。它與四川峨嵋山、安徽九華山、浙江普陀山共稱“中國佛教四大名山”,并居首位,稱為“金五臺”。
  五臺山是當今中國唯一一個青廟(漢傳佛教)黃廟(藏傳佛教)交相輝映的佛教道場,因此漢蒙藏等民族在此和諧共處,現存寺院共47處,臺內39處,臺外8處,其中多為皇帝敕建寺院,歷朝很多皇帝前來參拜,2009年被正式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五臺山有菩薩頂、顯通寺(靈鷲寺)、塔院寺、殊像寺、羅睺寺“五大禪處”。在導游的引領下,我們來到了著名的菩薩頂。菩薩頂位于五臺山臺懷鎮的靈鷲峰上,是五臺山十座黃廟(喇嘛廟)中的首廟,據傳為文殊菩薩道場,即文殊居住處。寺院金碧輝煌,絢麗多彩,為五臺山最大的藏傳佛教黃教寺院,也是國務院確定的漢族地區佛教全國重點寺院。寺廟創建于北魏孝文帝年間(公元471年-499年),傳說文殊菩薩曾在這里顯露真容,故當時名真容院,歷代重修,清順治十七年(公元1660年),由于皇帝信奉喇嘛教,遂將菩薩頂由青廟(和尚廟)改為黃廟(喇嘛廟),并從北京派去住持喇嘛;清康熙年間,又兩次重修菩薩頂,皇帝敕命“闔寺改覆琉璃黃瓦”,這種只有皇家才能擁有琉璃黃瓦的建筑等級,使寺廟的特殊地位凸顯,這在五臺山是絕無僅有的,在國內也不多見。自此,菩薩頂成了清朝皇家廟宇。
  菩薩頂坐北向南,依山而建,有殿堂僧舍等大小房屋一百余間,均為清朝康熙年間的建筑,主要殿宇外觀似皇宮,而內部布置卻又具有濃烈的喇嘛教韻味。全寺建筑大體上可以分為前院、中院、后院三個部分。走進前院的五觀殿,就可見香港錦勝集團老總黃中書代表眾弟子敬獻、純銅鑄造的五層香爐,小巧玲瓏,聳立在院子中央。當年黃中書在集團即將破產時來五臺山求五爺保佑企業興旺發達,沒想到回去以后,企業竟奇跡般地復活。為感謝五爺,他特意鑄造了這個香爐。
  香爐朝南的殿房就是聲名遠播的大鍋院,里面放著四口或銅或鐵鑄造的大鍋,最大的是明萬歷29年(公元1601年)鑄造的銅鍋,直徑2.04米,高1.15米。大鍋的主要使用時間是每年6月法會期間,屆時整個五臺山黃教僧人齊聚菩薩頂,舉行重大的法事活動。
  出大鍋院往中院走的石階上,旁邊有兩個石壁,上面嵌有四塊琉璃,雕刻有八條形態迥異、栩栩如生的飛龍,因為皇帝是九五之尊,只有皇宮才能用九條龍裝飾,所以皇廟只能雕刻八條龍。
  下完石階,通過一條悠長的走道,轉彎便見到一個品字形建筑,南邊是金剛殿,北面是大文殊殿,對面是祖師殿。三殿圍成的空間,仿佛一個天井,中間立著一個年代久遠、無法考證的香爐。
  大文殊殿內,文殊菩薩端坐在狻猊背上,菩薩右手持劍,頭稍稍偏向一側,看上去更顯靈動和慧德。菩薩頭偏向一側的塑像,是典型的藏傳佛教菩薩,也是區分漢傳佛教和藏傳佛教的重要標志。大文殊殿內供奉著東西南北中五座臺頂的文殊菩薩(東臺聰明文殊、西臺獅子吼文殊、南臺智慧文殊、北臺無垢文殊、中臺孺童文殊)。這里最醒目的,是大文殊殿前由康熙皇帝親筆題寫的“五臺圣境”石碑坊,歷經幾百年風雨侵蝕和戰火洗禮,仍然能夠字跡清晰,傲然屹立。大文殊殿還有滴水大殿之稱,殿前有一塊檐瓦,長期滴水,致使殿前的一處石階形成蜂窩狀小坑。傳說長期滴水是文殊菩薩靈驗,廣施雨露的緣故,實際上是一種巧妙的建筑設計。以前殿頂的琉璃瓦上留有小孔,瓦下有儲水層,儲水層下又有防漏設施,每當雨天,雨水透過琉璃瓦孔而存于儲水層內,在無雨天時,儲水層中的水便慢慢地從檐瓦滴下。后來翻修施工時,工人不知保護殿頂存水的奧秘,如今已不再滴水,只能目睹屋檐下躺著用鐵欄桿防護的蜂窩狀石板,遙想當年“水滴石穿”的自然景觀。
  過大文殊殿,即為大雄寶殿。大雄寶殿面闊三楹,進深二間,大殿四周有石雕迥廊環繞,后部供著毗盧佛、阿彌陀佛和藥師佛,前面則供著黃教創始人宗喀巴像。我國藏傳佛教的高僧,朝拜五臺山時都在這里講經說法。梁架上懸掛乾隆題寫的“心印毗曇”御匾一塊。有意思的是門前的對聯:“靈鷲鷲靈靈鷲靈,真容容真真容真”,禪味十足。還有三座康熙、乾隆、嘉慶立的石碑,在嘉慶立的那座碑上,永遠有個濕腳印,科學無法解釋。康熙立的碑在大雄寶殿左前方,乾隆立的碑在右邊,但高出康熙8公分,這符合中國人左為上的習俗,但嘉慶卻把碑立在康熙的左前方,有悖倫理,據說佛祖看不下去,就給了嘉慶一腳,所以在他立的碑上永遠留下了濕腳印。
  大雄寶殿后是天王殿,殿內正中供奉彌勒佛和韋陀菩薩,兩側平臺上彩塑有四大天王。出了天王殿,就是一座四柱三門七檐的高大彩繪木牌樓,建于清康熙三十三年(公元1694年)。中間的牌匾上有康熙皇帝手書的“靈峰勝境”四個大字,上面有康熙皇帝的御用大印。奇怪的是“峰”字下面少了一橫,這一橫,引來無數人的猜想:
  一說是康熙題字時喝了酒,有些醉意,沒留神就漏寫了一筆。高高在上的皇帝,誰敢那么大膽說他寫錯字。可皇帝寫的字又沒人敢隨便加一筆。后來當地道臺想了個辦法,在制作匾額時干脆將錯就錯,說皇上故意少寫一筆,意思是流連忘返。
  二說是康熙來到五臺山,尋找生父順治皇帝,遇到一高僧,上前詢問法號,高僧沒有言語,在地上寫了八加一個X,康熙很是納悶,為何高僧是此法號,走出好遠,恍然大悟,原來八叉,合在一起便是“父”字,后悔莫及。就這樣,康熙皇帝與父親順治,從此無緣再見,在此處寫下“靈峰圣境”四個字,故意把“峰”少一筆,預示自己遺憾終身。
  三說是康熙運用書法的“缺書”手法,來表達自已的心情。“峰”字少一橫,這一橫代表煩惱。登高望遠,讓人就會感受到忘卻塵世一切煩惱,身心無比清凈。從牌樓前的一百零八個石階上緩步而下,是將人生的一百零八個憂愁拋于腦后;順石階而上,是將人間一百零八個煩惱踩在腳下。但無論怎么走,都要一直走過一百零八個臺階后才可返身照相留念,行走的中間不要回頭,回頭就意味著對煩惱和憂愁不能舍下。
  天王殿、大雄寶殿、大文殊殿等是中軸線上的主要建筑,兩旁還對稱地排列著鐘樓、鼓樓、禪院等配殿。主殿居中,高大雄偉;配殿位居兩側,左右對稱。全寺建筑的布局中心突出,恢宏壯觀,加之紅柱紅墻和金色琉璃瓦,更顯金碧輝煌,富貴豪華,一派佛國仙境氣象,形態氣魄絲毫不遜于皇家宮室。
  五臺山是世界五大佛教圣地之一,其標志性建筑是大白塔,塔建于何時,目前難以稽考。《清涼山志》載,此塔在漢明帝以前就有。現存大白塔,據專家研究,始建于元大德六年(1302年),由尼泊爾匠師阿尼哥設計建造,因塔的形制為覆缽式的尼泊爾大白塔,故俗稱大白塔,其工程之大,建造之難,為五臺山首屈一指。塔基為正方形,通體潔白,狀如藻瓶,從底到頂,由粗而細,又由細而粗,粗細相間,方圓搭配,造型優美。大白塔是五臺山的象征,雄偉挺拔于殿阇之間,直指藍天,有氣蓋山河、一覽五臺之慨,古人稱譽此塔“厥高入云,神燈夜燭,清涼第一勝境也”。它不僅是中國塔式建筑中少見的珍品或孤例,研究高層建筑如何經歷地震和風雨雷電侵襲而不衰的實物資料,也是朝臺佛教信徒的心中偶像,他們多繞行白塔還愿,一邊走一邊念經或叩頭,一邊撫轉法輪。蒙藏族佛教徒到五臺山,首先要朝拜“塔院寺五圣跡”的第一圣跡,就是大白塔。
  五臺山是佛教名山,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宏偉大氣的寺院、虔誠的信徒和神秘感,而橫亙塞上、位于大同市渾源縣的北岳恒山,則以如詩如畫的風景讓人難忘。北宋著名大畫家郭熙曾用“泰山如坐,華山如立,恒山如行,衡山如飛,嵩山如臥”來高度概括五岳各自的形神,一句“恒山如行”勾勒出恒山群峰奔騰的氣勢。唐代詩人賈島詩云:“天地有五岳,恒岳居其北。巖巒疊萬重,鬼恒浩難測”,點出了恒山的地貌特征。
  五岳之中,除南岳衡山我至今無緣涉足外,恒山給我的印象是,沒有東岳泰山的神圣威嚴、西岳華山的險峻豪邁、中岳嵩山的武林風范,只有自己的秀麗溫婉。登上恒山,蒼松古柏、奇花異草、濕地險谷、怪石幽洞、廟觀樓閣觸目可及,難怪很多武俠小說都把恒山視為武林比武、高手云集之地。
  如果真把武俠小說的虛構帶進現實,登上恒山肯定會令人失望。雖然在恒山找不到一點武術痕跡,但它卻是我國著名的道教圣地,歷史悠久的文化名山。據《尚書》記載:舜帝北巡時,見此山雄偉不凡,曾遙祭北岳,封北岳為萬山之宗主;之后,大禹治水時有“河之北屬恒山”的記載;歷史上先后有秦始皇、漢武帝、唐太宗、唐玄宗、宋真宗封北岳為王、為帝,明太祖又尊北岳為神。
  恒山西銜雁門關,東跨太行山,南障三晉,北瞰云代,山脈祖于陰山,東西綿延五百里,錦繡一百零八峰,主峰天峰嶺海拔2016.8米,被稱為“人天北柱”,“絕塞名山”,“天下第二山”。其中,倒馬關、紫荊關、平型關、雁門關、寧武關虎踞為險,是塞外高原通向冀中平原之咽喉要沖,自古是兵家必爭之地,成為“中原鎖鑰”、“華夷之限”。春秋時期趙簡子就稱恒山“藏有寶符”,戰國名士張儀有“恒山之險,必折天下脊,得恒山者得天下”的千古定論,在這一帶曾御駕親征的皇帝就有13位,許多著名的軍事將領,如蒙恬、李牧、衛青、霍去病、薛仁貴、楊家將等,都曾在恒山腳下縱橫馳騁,留下了眾多的征戰故事和文化遺存。
  山上廟觀樓閣眾多,坐索道上山,沿途可見九天宮、文昌殿、關帝廟、北岳廟等。北岳廟建于明代弘治年間(公元1501-1502年),是恒山廟中最為宏偉的一座。它位于恒山主峰天峰嶺南面的石壁之下,門前有103級石階通往前下方到達山門。北岳廟門有“貞元之殿”四個大字,門側的長聯對北岳做了精要的闡釋,上聯為:“恒岳萬古障中原惟我圣朝歸馬牧羊教化己隆三百載”;下聯是“文昌六星聯北斗是真人才雕龍繡虎光芒雄射九重天”。廟內供奉有北岳大帝塑像,廟前廊下,有清代御祭恒山文碑20余通,這些碑文,作為歷史佐證,是研究恒山的寶貴資料。
  山上的自然景觀果老嶺、姑嫂巖、飛石窟、還元洞、虎風口、大字灣等處,也充滿了神奇色彩。懸根松、紫芝峪、苦甜井更是自然景觀中的奇跡。尤其是苦甜井,它位于恒山半腰,雙井并列,相隔只一米,水質卻迥然不同,一井水如甘露,甜美清涼,井深數尺,取之不盡,可供萬人飲用,唐玄宗李隆基曾賜匾甜井為“龍泉觀”。另一井水苦澀難飲,與甜井形成鮮明對照,現苦井已封。
  恒山是大同的屏障,云岡石窟則是大同的名片。從恒山坐車到大同,大約1小時車程,就到了世界文化遺產—云岡石窟。它位于大同市西郊武州山南麓,始建于北魏時代,是當初為了供奉佛教創建,與敦煌莫高窟、洛陽龍門石窟和麥積山石窟并稱為中國四大石窟藝術寶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第25次全會2001年12月14日通過為世界遺產。云岡石窟依山而鑿,東西綿延約一公里,氣勢恢弘,內容豐富。現存主要洞窟45個,大小窟龕252個,造像5萬1千余尊,代表了公元5至6世紀時中國杰出的佛教石窟水平。 由于石窟處北部邊陲之地,風化嚴重,為有效防止風化,石窟對外只能分期分批開放,每期只有8--16個石窟供游客參觀。也就是說,除主要的石窟外,不同季節去參觀的游客,看到的石窟不同。
  進入景區,遠遠就能看見一個光頭老者的銅像,頭小頸細腰粗,精神矍鑠,他就是復興北魏佛教、建造云岡石窟的曇曜法師。《續高僧傳》里描述他:“少出家,攝行堅貞,風鑒閑約。”年少出家的曇曜堅守戒律,節操高拔,深得太子拓跋晃(恭宗)的知遇和禮敬。北魏太平真君七年(公元446年),太武帝下令廢佛,佛教一片凋零。續后七年,主事者崔浩、寇謙之及太武帝相繼去世,佛教的復興事業始出現一線生機,而實際擔任復佛重任的沙門統正是曇曜法師。由于他積極致力復興佛教事業,北魏時代佛教盛行的基礎因而確立。
  曇曜法師擔任復佛重任的沙門統后,為使佛教能夠永遠流傳,不因一時政權的變更而致經像法物蕩然無存,提出了鑿窟雕佛建議,得到采納后,即在平城西方武州塞的狹谷石壁上,開鑿佛教石窟,并有意將其中的五窟雕琢成北魏五個皇帝的樣子,包括道武帝以下至當今皇帝,分別置于十六至二十等五所窟殿,每一窟高二十余丈,約可容納三千人;而每一窟內的佛像高有六十或七十尺,雕飾奇偉特秀,形態莊嚴偉岸,神情各不相同而栩栩如生。這就是著名的“曇曜五窟”。 五窟中有一個是前太子,由于同情佛教的太子拓跋晃延遲宣布廢佛詔書,一部分僧人得以逃匿避難,曇曜也因此而死里逃生。而被殺的太子,在五個佛像中唯一沒有做過皇帝,所以,曇曜在雕刻以太子為形象的佛祖時,讓雕像深置地下2-3米,以示他無法與其他皇帝平起平坐。
  除曇曜五窟,還有幾窟的藝術水平也非常高超。第三窟是云岡最大的石窟,前面斷壁高約25米,傳為曇曜譯經樓,窟分前后室,前室上部中間鑿出一個彌勒窟,左右鑿出一對三層方塔。后室南面西側雕刻有面貌圓潤、肌肉豐滿、花冠精細、衣紋流暢的三尊造像,本尊坐佛高約10米,兩菩薩立像各高6.2米。本尊坐佛還有一個神奇之處,游客無論站在什么位置看佛的眼睛,佛眼好像都在正視自己,讓人無處逃遁。第五窟與第六窟為一組雙窟,第五窟分前后室,后室北壁主像為三世佛,中央坐像高17米,是云岡石窟最大的佛像。窟的四壁滿雕佛龕、佛像。拱門兩側,刻有二佛對坐在菩提樹下。頂部浮雕飛天,線條優美。兩窟窟前有五間四層樓閣,現存建筑為清初順治八年(公元1651年)重建。第六窟為釋迦佛窟,建于公元471-494年,為中心柱窟,雕飾富麗,被譽為“云岡第一偉觀”,是世界雕刻藝術史上的奇跡。窟內中央方形塔柱分上下層,高約15米,上層四面各鐫一立佛二菩薩,四角鏤刻大象承馱九級樓閣式方塔;下層四面開龕坐佛。塔柱四面大龕兩側和窟東、南、西三壁以及明窗兩側,雕刻33幅描寫釋迦牟尼從誕生到成道的佛傳故事浮雕。此窟規模宏偉,雕飾富麗,技法精煉,是云岡石窟中最有代表性的一個。
  從云岡石窟返回時,途徑雁門關,由于兩次到北京都沒有機會登上長城,一直在遺憾郁悶中,這次無論如何也不能錯過機會。于是臨時改變行程,于2012年9月12日上午終于登上了塞北雁門長城,一了“不到長城非好漢”的夙愿!
  雖然此長城非彼長城,但建筑材料、結構、方式、時間等大致相同。走進雁門關口,上部呈半圓形的磚門城墻上,門額石匾橫刻“雁門關”三字 ,兩側鑲嵌磚鐫楷書對聯 :“三邊沖要無雙地,九塞尊崇第一關。”這幅對聯是明清之際的思想家、書法家,太原人傅山先生所書。傅山,字青主,被認為是明末清初保持民族氣節的典范人物,在武俠小說中經常被描寫為武林高手,與顧炎武、黃宗羲、王夫之、李颙、顏元一起被梁啟超稱為“清初六大師”。
  “天下九塞,雁門為首。”作為長城重要關隘,雁門關從戰國時期的趙武靈王起,都被歷代看作戰略要地和鎮守邊關的咽喉,向以關山雄固、北塞門戶著稱,不僅是中國古代關隘規模宏偉的軍事防御工程,也是中國長城文化、關隘文化之瑰寶。它依山傍險,高踞勾注山上,關東西兩翼,山巒起伏。山脊長城,蜿蜒曲折,東走平型關、紫荊關、倒馬關,直抵幽燕,連接瀚海;西去軒崗口、寧武關、偏頭關至黃河邊;南控中原,北扼漠原。關口有東、西二門,皆以巨磚疊砌,過雁穿云,氣度軒昂,門額分別 雕嵌“天險”、“地利”二匾。唐代詩人李賀《雁門太守行》中“黑云壓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鱗開”,寫的就是雁門關。據《山海經》載,相傳每年春來,南雁北飛,口銜蘆葉,飛到雁門盤旋半晌,直到葉落方可過關。故有“雁門山者,雁飛出其間”的說法。
  登上寬闊的城墻,到處彩旗獵獵,迎風招展,關城正北的駐軍營房、東南的練兵教場在陽光照耀下熠熠生輝,把游客的思緒自然拉回到北宋初期。當時雁門關一帶是宋遼(契丹人)激烈爭奪的戰場,著名愛國將領楊業(又稱楊繼業)及其楊家將士曾在這里大顯身手,為國立功。在宋太平興國四年(公元979年),楊業任代州刺史兼三交駐泊兵馬都部署以后,曾多次以少勝多,大敗遼兵,時人譽楊業為“楊無敵”。雍熙三年(公元986年),在雁門附近的戰斗中,由于統帥潘美的指揮失誤、臨陣脫逃和挾嫌報復,致宋軍陷入重圍,最后士卒全部壯烈殉國,楊業身負重傷為遼兵所執,寧死不屈,終至絕食為國。后人為紀念他的戰功和忠貞精神,在雁門關北口立了“楊將軍祠”。景區內,到處都有楊家將身披鎧甲、橫刀立馬的雕塑,讓人仿佛回到了硝煙彌漫、殺聲震天、尸橫遍野的戰場,仿佛提醒每個來參觀的國人,不要忘記這片寧靜美麗的土地上的殺戮,居安思危,勿忘兵燹!
  山西的風光還有很多,有影片《大紅燈籠高高掛》和電視劇《喬家大院》的拍攝地喬家大院,這座古老大院曾是山西著名巨商要賈喬致庸的府第;有著名的平遙古城 ,漫步古城街道,體驗“中國銀行業鼻祖”--日升昌票號,感懷500年前中國最有錢的晉商生活,感受中華文明的燦爛和悠久;有中華第一村—大寨村,昔日光禿禿的的虎頭山,在1964年毛主席發出“農業學大寨”的號召后,經過陳永貴等歷代大寨人的努力,已經成為一個層層梯田青苗壯、人造森林郁蔥蔥的公園山村。
  置身風光無限好的山西,我的耳畔一直響起那句傳唱已久的歌詞:“在這片遼闊的土地上,到處都有明媚的風光。”

湖北11选5中一个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