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訪問廣安市政協網站!
您的位置: 首頁  —  政協藝苑  —  延安之旅
延安之旅
延安之旅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2011年06月07日 點擊數:

? ? ? ? “幾回回夢里回延安,雙手摟定寶塔山。千聲萬聲呼喚你,——母親延安就在這里!”每次讀到著名文學家賀敬之五十年代寫的《回延安》這首詩,都情不自禁地被詩人的激情和圣地延安的偉大所感染。從開始接觸這首詩起,我對延安一直充滿著向往之情,夢想著有朝一日身長翅膀腳生云,飛入延安這座圣城。

  公元二00七年仲夏,我終于有幸走進了向往已久的延安。

  汽車出古城西安往北,沿著新修的高速公路疾駛,大約2小時后,就進入延安市的黃陵縣。導游告訴我們,游客進入延安,都要祭祖和朝圣。黃陵縣就是祭祖的地方。從縣名就知道,這里有中華民族圣地、天下第一陵--黃帝陵。游客驅車從黃陵縣城向北走約1公里,就來到山體渾厚、氣勢雄偉、沮水環繞的橋山,黃帝陵就深藏在橋山之巔。我們懷著虔誠的心情,懷著對祖先的崇拜,乘車來到了橋山。下車后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氣勢恢宏,平坦寬闊的入口廣場。廣場地面選用5000塊大型河卵石鋪砌,象征中華民族的五千年文明史。廣場北端為軒轅橋,橋下的印池,碧波蕩漾,清澈透明。四季常青、郁郁蔥蔥的千年古柏,倒映池中,與白云藍天交相輝映,為黃帝陵平添了無限靈氣。印池四周綠樹成蔭,讓游客在七月流火的夏季頓感清涼,油然而生景仰肅穆之情。軒轅橋北端為龍尾道,共設95級臺階,寓意黃帝“九五之尊”,至高無上。由龍尾道向上即登臨廟院山門,山門口是軒轅手植柏,遒枝蒼勁,柏葉青翠,傳為軒轅黃帝親手所植。穿誠心亭、跨碑亭、轉祭亭,就來到封土高3.6米,周長48米,環冢砌以青磚花墻的陵墓前,陵前有明嘉靖十五年碑刻“橋山龍馭”,意為黃帝“馭龍升天”之處。站在陵前,我的思緒仿佛回到了5000年前黃帝生活的時代。

  傳說黃帝姓公孫,名叫軒轅,出生于陜北黃土高原,《史記》上說他“生而神靈,弱而能言,幼而徇齊,長而敦敏,成而聰明”。他15歲就被群民擁戴當上軒轅部落酋長,一生歷經征戰,降服炎帝,誅殺榆罔和蚩尤,統一三大部落,37歲登上天子位,建立起世界上第一個有共主的國家,當選為中華民族第一帝,人類文明從此開始。所以后世人都尊稱軒轅黃帝是“人文初祖”、“文明之祖”,把中華民族稱為炎黃子孫。為此,延安又被稱為中華民族的發祥地。黃帝逝世后安葬于今黃陵縣橋山之巔。不知是地理位置的獨特還是沾了黃帝的靈氣,橋山草木蔥郁、山清水秀,而四周皆一片荒蕪、寸草不生。自唐代宗大歷五年于橋山建廟祀典以來,這里一直是歷代王朝舉行國家大祭的場所。新中國成立后,每年清明節、重陽節均在此舉行祭祀大典。近幾年,與大陸分離近60年的國民黨、親民黨領導人訪問大陸時都曾到黃帝陵尋根祭祖。

  從黃帝陵祭祖出來后,汽車又在高速公路上飛馳。看到沿途公路兩邊貧瘠荒蕪、鮮有綠色生機的黃土地,你無論如何都無法想象在這塊紅色土地上會孕育出勤勞勇敢的延安人民、會結出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這樣豐碩偉大的果實。

  正在疑惑間,一條“小溪”映入我的眼簾,就象在茫茫的沙漠中見到了綠洲,我們立即興奮起來,紛紛向窗外眺望。當得知這就是延河時,我們大失所望。印象中的延河,應該是波浪滔天、“滾滾喊前進”的延河。但是,眼前的延河,不知什么原因,卻是“頓失滔滔”,干涸見底,只有一點“溪水”向你訴說著昔日的輝煌和現在的悲涼。聯想到沿途荒蕪不見人煙的黃土地,我忽然想到一個與朝圣不相關、卻與人類生存密切相聯的詞語—環保。如果繼續過度開采,不注重環境保護,豈止滾滾延河不“河”、圣地延安不“安”,連人類賴以生存的地球也會消失在茫茫宇宙之中。

  下高速公路過延河向西北走大約8公里,就是景色秀麗、環境清幽的棗園。1944年至1947年,中共中央書記處在此領導全黨開展了整風運動和解放區軍民的大生產運動,領導全國軍民取得了抗日戰爭的最后勝利。1944年9月8日,毛澤東在棗園后溝的西山腳下,親筆為張思德烈士題寫挽詞:“向為人民利益而犧牲的張思德同志致敬!”并發表了《為人民服務》的重要講話。在導游的帶領和解說下,我們懷著朝圣的心情瞻仰了中央書記處小禮堂,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朱德、彭德懷舊居。進入一間間低矮狹小的舊居,文學作品或影視熒屏中偉人們運籌帷幄、決勝千里的謀略,身處陋室、心系天下的襟懷,一張張熟悉的面孔、一幕幕感人的場面都會撲面而來,讓你身臨其境,感同身受,由然而生人去室空、斯人已逝的悠思和懷念,由然而生繼承傳統、復興中華的使命和責任。

  從棗園出來往延安走約6公里,在延安城西北2公里處即為中共中央駐地舊址楊家嶺。這里原來是一楊姓大戶人家的陵墓,原名楊家陵,因為墓地剛好在一片連綿起伏的山嶺中,1938年11月毛澤東等中央領導和中共中央機關在此居住后遂改名楊家嶺。在這里,中共中央繼續指揮抗日戰爭敵后戰場并領導了解放戰爭,領導了大生產運動和整風運動,召開了延安文藝座談會和黨的“七大”。毛澤東1938年11月至1943年5月在此居住,不僅寫下了《紀念白求恩》、《改造我們的學習》、《整頓黨的作風》、《反對黨八股》等我們耳熟能詳的光輝著作,還“在世界上最小的司令部里,指揮人類規模最大的革命戰爭”(周恩來語)。

  帶著一路風塵,我們終于進入延安城區。古人描述延安城是“山抱延城城倚山,城邊延水逐山灣”,“塞下秋風景異,衡陽雁去無留意。四面邊聲連角起。千嶂里,長煙落日孤城閉” 。在中國歷史上,延安曾是一座“扼左衽之喉襟,執西沖之管鑰”、“襟帶關陜,控制靈夏“的邊塞重鎮,秦蒙恬、漢李廣、宋范仲淹和沈括等均駐軍于斯。但這座塞上名城真正彪炳史冊的歷史性時刻是公元1937年。當年1月,中共中央進駐延安,在城區設立延安市,被后世稱為“輝煌十三年”的延安時代真正開始。市區有很多革命根據地景點,比較著名的有紀念館、王家坪、鳳凰山、清涼山、四八烈士陵園等。可以說,延安這座紅色的城市,城區的每一寸土地都是烈士用鮮血染紅的,留有諸多偉人的痕跡。因此,延安城又有“革命博物館城”的美譽,被當代青年們親切地喚為“太陽城”。

  在光榮的延安城里,最聞名遐邇的是寶塔山。寶塔山,古稱嘉嶺山,位于延安城東南,延河之濱。因山上有始建于唐、現為明建的古塔,故稱寶塔山。中共中央進駐延安后,這座古塔因此成為革命圣地的標志和象征,成了延安的靈魂。賀敬之熱情謳歌的名句“幾回回夢里回延安,雙手摟定寶塔山”,就是寶塔山在中國人民心目中神圣地位的真實寫照。登上寶塔山,只見歷史文物和現代革命文物星羅棋布,交相輝映,滿山綠樹成蔭,花草爭艷;向山下鳥瞰,圣地延安全貌一覽無余,難怪游客會發出 “不登寶塔山等于沒到延安來”的感嘆。

  延安,不僅僅是一個地理名詞,已成為一個超越時空的歷史情結,牢固地凝固在一代又一代中國人的心中。踏上這片紅色土地,每個中國人的心都會熱血沸騰,思接天地,情連偉人,為有這一方圣地而驕傲,為圣地孕育出來的繁榮富強的新中國而自豪。(市政協辦)


2007年6月初稿

2008年12月修定

湖北11选5中一个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