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陸 | 會員注冊 | 信息發布


加入收藏
網站地圖
海運公司
您現在的位置: 海運信息網 >> 海運公司 >> 正文

寧波海運8億收購案三方均內幕交易3名局中人3名親屬

作者:佚名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 更新時間:2020-7-22 上午 06:43:36

來源時間為:2019-10-29

登錄超時,稍后再試

免注冊快速登錄

0

寧波海運8億收購案三方均內幕交易3名局中人3名親屬2019-10-2913:57:23

中國經濟網北京10月29日訊中國證監會網站昨日公布的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新疆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2019〕5號、6號、7號、8號、9號、10號)顯示,2012年10月22日,浙江省能源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浙能集團”)通過股權收購,成為寧波海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寧波海運”,600798.SH)的控股股東,間接持有寧波海運41.90的股份。

2017年11月15日,寧波海運召開資產重組方案策劃會,并確定寧波海運重組的總體方案:寧波海運擬發行股份或以支付現金方式購買浙江富興海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富興海運”)51股權,浙江浙能通利航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浙能通利”)60股權,寧波江海運輸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海運輸”)77股權和寧波北侖船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侖船務”)39.2股權。會議同時決定在下階段同步推進與上海海虹實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虹集團”)等其他北侖船務的股東簽訂一致行動人協議,以實現寧波海運并表北侖船務。2018年2月2日,寧波海運發布重大資產重組停牌。

綜上,上述寧波海運重大資產重組事項,以及擬通過簽訂一致行動人協議并表北侖船務事項,均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第(三)項規定的重大事件,構成《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二款第(一)項規定的內幕信息。該信息不晚于2017年11月15日形成,于2018年1月26日公開。

新疆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2019〕5號)顯示,2018年1月17日,章某棟作為浙能集團董事會秘書、辦公室副主任參加浙能集團董事會投資委員會會議而知悉內幕信息,成為內幕信息知情人。徐楊為章某棟配偶。2018年1月17日,章某棟參加浙能集團董事會投資委員會會議后與徐楊存在通話聯絡。楊某敏為徐楊表妹,馮某良為楊某敏配偶。徐楊與楊某敏夫婦關系密切。

2018年1月17日,徐楊在與章某棟通話聯絡后,當日與楊某敏通話聯絡8次。2018年1月18日上午徐楊與楊某敏通話聯絡4次后,徐楊于11時08分轉入“馮某良”資金賬戶200萬元。其后楊某敏于11時26分至11時29分,使用其本人手機操作“馮某良”賬戶分10筆累計買入10萬股“寧波海運”,成交金額49.90萬元。當日下午13時06分至14時25分,徐楊使用其本人手機操作“馮某良”賬戶分28筆累計買入30.50萬股“寧波海運”,成交金額152.49萬元!榜T某良”賬戶當日累計買入40.50萬股“寧波海運”,成交金額202.39萬元。于2018年5月28日至29日賣出“寧波海運”40.50萬股,成交金額190.34萬元,扣除傭金稅費后,虧損10.41萬元。

“馮某良”證券賬戶對應的三方存管同名銀行賬戶為中國賬戶。根據詢問筆錄及證券賬戶銀證轉賬記錄可知,內幕信息敏感期間交易“寧波海運”資金為徐楊、楊某敏以及賬戶中的原有資金。其中徐楊分兩筆轉入“馮某良”資金賬戶共計201.00萬元,楊某敏分兩筆轉入“馮某良”資金賬戶共計1.52萬元。

綜上,徐楊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和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內幕交易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與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新疆監管局決定:對徐楊處以20萬元罰款。

新疆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2019〕6號)顯示,2017年12月25日,丁園芳作為北侖船務總會計師,參加寧波海運《一致行動人協議》討論會而知悉內幕信息,成為內幕信息知情人!岸@芳”證券賬戶于2017年12月27日至29日,分3筆買入寧波海運2.01萬股,成交金額10.26萬元。截至2019年2月19日未賣出該賬戶中其持有的寧波海運股票,賬面虧損8969.83元!岸@芳”賬戶自2017年12月27日,單筆買入寧波海運股票3600股,成交金額1.84萬元。截至2019年2月19日未賣出該賬戶中其持有的寧波海運股票,賬面虧損1624.05元!岸@芳”證券賬戶交易寧波海運股票由丁園芳通過其本人手機和辦公電腦下單操作。

綜上,丁園芳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和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內幕交易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與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新疆監管局決定:責令丁園芳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證券,并處以5萬元罰款。

新疆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2019〕7號)顯示,2017年12月25日,嚴凱歌作為北侖船務辦公室主任,參加寧波海運《一致行動人協議》討論會;2017年12月29日,嚴凱歌收到寧波海運發來的《關于提供資料真實、準確和完整的承諾函》(以下簡稱《承諾函》)從而獲知內幕信息,成為內幕信息知情人!皣绖P歌”證券賬戶于2016年5月13日開立于寧波江澄北路證券營業部。2018年1月4日,“嚴凱歌”證券賬戶單筆買入寧波海運股票21,300股,成交金額10.99萬元。截至2019年2月19日未賣出該賬戶中其持有的寧波海運股票,賬面虧損1.07萬元。上述交易均由嚴凱歌通過其本人手機下單操作。

綜上,嚴凱歌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和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內幕交易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與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新疆監管局決定:責令嚴凱歌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證券,并處以5萬元罰款。

新疆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2019〕8號)顯示,2017年11月15日,陳明作為北侖船務總經理,參加資產重組方案策劃會而知悉內幕信息,為內幕信息知情人!瓣惷鳌弊C券賬戶開立于寧波中山西路證券營業部。2017年11月17日至2017年12月27日,“陳明”證券賬戶分5筆累計買入4.07萬股“寧波海運”,成交金額21.92萬元。截至2019年2月19日未賣出該賬戶中其持有的寧波海運股票,賬面虧損2.96萬元。上述交易均由陳明通過其本人手機下單操作。

綜上,陳明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和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內幕交易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與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新疆監管局決定:責令陳明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證券,并處以5萬元罰款。

新疆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2019〕9號)顯示,2018年1月9日,北侖船務全體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接到通知,北侖船務作為寧波海運資產重組標的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不能再買賣寧波海運股票,胡某波作為北侖船務監事由此知悉內幕信息,成為內幕信息知情人。胡蒙菲為胡某波配偶,2018年1月9日16時15分胡某波在家庭微信群中告知胡蒙菲“今天?倎硗ㄖ,不許我們買寧波海運”、“馬上要停牌了”。

“胡蒙菲”證券賬戶于2017年3月8日開立于(,)股份有限公司寧波甬江大道證券營業部。胡蒙菲于2018年1月10日至2018年1月11日,累計8筆買入寧波海運股票2.14萬股,成交金額11.00萬元。截至2019年2月19日未賣出該賬戶中其持有的寧波海運股票,賬面虧損1.03萬元。上述交易由胡蒙菲通過其本人辦公電腦下單操作。

綜上,胡蒙菲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和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內幕交易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與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新疆監管局決定:責令胡蒙菲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證券,并處以3萬元罰款。

新疆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2019〕10號)顯示,2018年1月4日,林某作為海虹集團法定代表人、董事長參加一致行動人協議商討會;2018年1月8日,海虹集團召開經營工作辦公會審議通過一致行動人協議,林某參會并于會后簽署該協議,林某因此知悉內幕信息,成為內幕信息知情人。林娜為林某之女,2018年1月8日晚,林娜詢問過父親林某寧波海運重組事宜。

“林娜”證券賬戶于2017年5月12日開立于上海平武路證券營業部!傲帜取弊C券賬戶于2018年1月10日分2筆買入寧波海運股票3.99萬股,成交金額20.45萬元。截至2019年2月19日未賣出該賬戶中其持有的寧波海運股票,賬面虧損1.86萬元。上述交易均由林娜通過其本人手機下單操作完成。

綜上,林娜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和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內幕交易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與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新疆監管局決定:責令林娜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證券,并處以3萬元罰款。

據中國經濟網記者查詢發現,浙能集團成立于2001年2月,是經浙江省人民***批準、以原浙江省電力開發公司和浙江省煤炭集團公司為基礎組建而成的省級能源類國有大型企業,主要從事電源建設、電力熱力生產、煤礦投資開發、煤炭流通經營、天然氣開發利用、能源服務和等業務。

寧波海運股份有限公司于1996年12月31日經寧波市人民***以甬政發(1996)289號文批準設立。1997年3月6日,經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以“證監發字[1997]51號、52號”文批準,向社會公眾公開發行境內上市內資(A股)股票并上市交易。2006年5月2日由寧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換發企業法人營業執照,注冊號3302001000114。主要經營我國沿海、長江貨物運輸、國際遠洋運輸和交通基礎設施、交通附設服務設施的投資業務。

截至2019年6月30日,寧波海運集團有限公司為第一大股東,持有3.75億股,持股比例為31.11;浙能集團為第二大股東,持有1.55億股,持股比例為12.82。

2018年1月19日,寧波海運發布《停牌公告》宣布開始停牌;2月2日,寧波海運發布《重大資產重組停牌公告》稱有重大資產重組項目正在進行。3月14日,寧波海運發布《重大資產重組進展公告》正式公開標的資產,稱本次交易標的資產初步確定包括浙能集團所持有的浙江富興海運有限公司51股權,煤運投資所持有的浙江浙能通利航運有限公司60股權,以及海運集團所持有的寧波江海運輸有限公司77股權和寧波北侖船務有限公司39.2股權。

2018年5月16日,寧波海運發布《發行股份購買資產暨關聯交易預案(修訂稿)》,7月28日,再發布《寧波海運發行股份購買資產暨關聯交易重組報告書(草案)》,并于10月11日發布了修訂稿。報告書中稱,標的資產總對價為7.99億元。本公司以發行股份的形式支付7.99億元對價。寧波海運向交易對方發行股份總量為1.76億股。

2018年10月30日,寧波海運發布《寧波海運關于公司發行股份購買資產暨關聯交易事項獲得中國證監會并購重組審核委員會審核通過暨公司股票復牌的公告》稱,經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以下簡稱“中國證監會”)上市公司并購重組審核委員會于2018年10月29日召開的2018年第52次并購重組委工作會議審核,寧波海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公司”)發行股份購買資產暨關聯交易事項獲得無條件通過。根據《上市公司重大資產重組管理辦法》等相關規定,經向上海證券交易所申請,公司股票于2018年10月30日開市起復牌。

寧波北侖船務有限公司于1996年12月10日在寧波市北侖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登記成立。法定代表人林輝,公司經營范圍包括國內沿海及長江中下游普通貨船運輸(在許可證件有效期限內經營)等。

截至目前,寧波海運為北侖船務第一大股東,持股39.20;海虹集團為第二大股東,持股39.20。當事人陳明現任董事,副總經理,總經理,當事人嚴凱歌現任副總經理,涉事人胡某波為北侖船務監事胡躍波。

海虹集團成立于1987年,原為軍辦企業,隸屬于海軍后勤部。1998年12月與軍隊脫鉤,轉為

[1] [2] [3] [4] 下一頁

海運服務項目
湖北快三预测分析